继续怼给俄国反同洗白言论

我同意文裡每一個字,但是會像我一樣把這篇文章看完的人,要嘛本來就支持LGBTQ,要嘛就是中立者。

Solitueon:

我之前发那个批评俄罗斯反LGBTQ的lof,有人试图用同性恋的艾滋病问题和俄国的低出生率为之辩解,我觉得这种胡搅蛮缠的言论,在自家lofter里面说说就算了,非要到我这里来找公开被怼,不但在评论里找怼,还用中国的数据来说明反同的必要性。如果你这么想被拎出来挂,我就成全你:



我看了后真心觉得,黄俄(这个词原本指的是俄国的亚裔,现在网上有时被用作指代某一类人,大家懂)真的是为了丢人现眼而存在的群体——你家主子反同的时候都没把艾滋病作为主要原因挂在嘴边,最经常看到的反复宣称的就只有什么传统价值观主流生活方式之类上个世纪从糟粕博物馆里请出来的玩艺,你如此善解圣意打算跟我有理有据?来让我这一类人都看看什么叫有理有据:



注意,这张图虽然是英文,但是来源是中国疾病防控中心(见图下方),而不是欧美的统计结果。从上到下的几项分别是:异性性行为,同性性行为,其他/未知,血液买卖,和毒品注射。谁传染的最多一目了然。

有人总是喜欢拿国内的新闻说事儿,我知道现在的新闻主要在宣传同性恋的艾滋病危险性,一般无非是筛选群体,强调增长率,强调群体内部传播率,却从来没有人上总体数据看看到底谁才是主要传播人群。

虽然同性性行为传染比率确实有很大增加(其实未必,因为以前的统计会出现大量瞒报现象,近些年社会逐渐开放,统计结果可能更加准确),但人口的主要构成是异性恋,传播主要途径也是异性恋性行为,从全国人口整体的利益出发,请问到底该禁止谁?

什么叫LGBTQ自带艾滋病?这话简直可以算仇恨言论了——当然,我这个人虽然对歧视深恶痛绝但是我向来支持仇恨言论作为一种自由言论的存在权;就像我认为人渣也有基本人权,脑残也是残疾的一种形式,我们绝不能歧视残疾人。

LGBTQ这个词翻译过来是: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以及其他性少数群体。因为缺乏中国的数据,我用美国的数据来做例子看看男女同性恋和双性恋在人口中的比例(来源美国疾病防控中心网站):



(这里没有跨性别者的数据。其他研究表明跨性别者约占人口的0.3%,而且在此类统计过程中可能会和其他性少数群体重合。)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男同性恋忽然就代表了全体LGBTQ。先不说其中超过一半的女同性恋和双性恋,其中跨性别者,无性恋和其他性少数群体,感染危险并不高于异性恋群体。可以说LGBTQ中唯一的高危人群是男同性恋和男双性恋,而他们所占比例不足LGBTQ整个群体的一半。女同性恋和艾滋病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按照这个逻辑,这么利民健康的政策,是不是应该划分性别执行?女同性恋毫无传染艾滋病和性病的劣迹,是不是应该给大力宣传一下?凭什么要跟着男人被连累禁止,这不是男性中心主义是什么?

另外如前所述,男同性恋虽然是高危群体,但是他们也不过是互相传染为主,异性恋性行为才是大规模传染艾滋病的罪魁祸首,不知道有这种艾滋病防控高见的人打算怎么办,梦回大清?还是直接奔赴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国家,把自己割了算了?

当然,异性性行为传染的责任也不均等。据研究,异性性行为传染中,男性传给女性的概率大约是女性传给男性的概率的两倍。在2015年美国因异性性行为而感染艾滋病的群体当中,女性约为男性的2.1倍(数据仍旧来自美国疾病防控中心),正好和这个传播概率大体相当。

结论是,艾滋病的罪魁祸首其实是男性。所以归根结底,如果说谁传染就要禁止谁,那应该禁止男性参与所有性行为,然后开发女女生子或者女性单体繁殖技术,这样不但艾滋病,90%以上的性传播疾病都可以在20年内彻底消灭。可喜可贺。

(当然,我知道有些自称女权的极端仇男分子,说不定还会拿这种反讽当好话。我先说清楚了,女权指的是男女平等,不是女性霸权。性别纳粹就别来掺和平权话题了。原始社会母系氏族那一套和女权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请这种人把尾巴进化掉并学会两足行走和使用工具之后,再来强行讨论21世纪的性别问题。)

再补充一下俄国的数据(没有出处特别靠谱的,不过我觉得有必要补充,所以就大概找了找普遍引用的数据作为佐证黄俄的不靠谱):

2010年俄国艾滋病感染患者70%是通过毒品注射传染。根据俄国研究估计,近些年来俄国艾滋病感染患者中57%通过毒品注射传染,40%异性恋传染,1%同性恋传染。

黄俄你们看看你们的飞盘叼的准头真是差到极点了。


至于人口出生率,我更不想说啥了,如果说人口出生率低就要禁止同性恋,那为啥不禁止不婚和不生育?不能生育的人是不是应该被降为二等公民?女性是生产人口的主要负担者,如果为了繁荣人口就可以这样倒行逆施,那就意味着这种人认为推出政策让女性作为生育机器也无可厚非咯?

……说起来俄国已经对于家庭暴力的惩罚力度大大降低,也是为了稳定婚姻和什么狗屁传统价值观。我很想问问黄俄尤其是其中的女性如何看待这个行为。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说,谁说只有男人打老婆,女人也有打老公的嘛,这很公平——对,我记得当年二战开始之前,英法对意大利侵略埃塞俄比亚的交战双方实行武器禁运,他们也觉得这个很公平来着。

再说,俄国人口生育率低的原因很多,比如气候寒冷,男女比例失调,男性严重酗酒,等等。这种你俄普遍存在影响民众的自然和社会性问题不去讨论,其他影响生育率的行为也视而不见,却揪住本来就是普遍存在却从来没有影响过人类的繁衍的只占总人口二十分之一数量的性少数群体说事儿,可以说是无耻之尤。

而且如果真的强迫男同性恋和女性结婚,看看上面的数据,这就意味着高危男同性恋群体中的艾滋病病毒会更容易传染给无辜的女性。这时候怎么不提艾滋病防控了?还是你们觉得,女人传染上艾滋病这事不重要?噢对了你们还要让女人生孩子,女艾滋病感染者的孩子也会通过母婴传染感染艾滋病。

当然黄俄也许可以说,我们普大大这么牛,可以通过法律把同性性行为犯罪化嘛,抓到就弄死他们就不敢了——说到这里我忽然想到一个有趣的小事实:进入俄国东正教的教堂,以及参加东正教的宗教典礼时,女性也要用头巾裹头的,大家是不是觉得有点熟悉? 

西欧北欧那一片生育率低的国家有的是,但是没听说过有哪个如此开历史的倒车无视基本人权。不过对于有些人来说这些国家的血统纯洁性很快就要不保简直是亡国灭种的危机,还是你俄比较坚挺,光头党横行种族仇恨不断,非物族类其心必异,纯洁斯拉夫民族的血脉保持伟大文化势在必行——也不知道这里头有没有你们一卢布的事儿。

哦我还见过一个言论说,俄国反同是为了转移其他矛盾。我已经无法分辨这种说法是帮俄国说话还是在黑俄国。因为这个做法就如同,一个男人在外面被欺负了,就要回家打老婆打孩子;或者在家里被凶悍的老婆打了,就出去强奸其他看起来弱小的女人。窝里横,柿子捡软的捏,这也可谓某种大国本色了吧。 



评论
热度(184)
  1. 脱脂牛仔Solitueon 转载了此文字
© 瀧案 | Powered by LOFTER